身份转换的背后

2020-07-20 03:40

“尝鲜”家庭农场的不止郎溪县。去年初,天长市也鼓励符合条件的家庭农场到工商部门登记,并于当年成立全省首家家庭农场主联合社,为家庭农场提供农资联购、农机使用调剂、农产品销售等服务。目前该市已有69个家庭农场经工商部门登记;而作为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和全国农村改革实验区,宿州市家庭农场所享待遇“含金量”十足:从事设施农业等被认定为中小型和大型家庭农场的,分别一次性奖补3万元和5万元,同时,该市还将家庭农场置于“现代农业产业联合体”中,对联合体内家庭农场连片流转土地100亩以上的,每亩奖补200元,连补3年,分年度兑现。

“你有这么多地,拿啥证明?”虽然实打实承包了1000多亩地,但“全省粮食生产大户”潘英友却常遭“无以为凭”的尴尬,在申请贷款、办理保险等方面得不到“信任”,甚至在售卖粮食、农资议价时也难享优惠。去年8月,潘英友就向农业部门递交了家庭农场认定申请,但因政策受限未能如愿。今年初,中央1号文件明确“家庭农场”作为农村经营主体之一,鼓励各地推动发展,伴随《合肥市家庭农场工商注册登记规定》的近日出台,潘英友不仅取得“农场主”合法身份,同时将享县里专为“家庭农场”发展制定的10项优惠政策。

家庭农场谨防“过热”

近日,庐江县同大镇二龙村种粮大户潘英友得偿夙愿:从工商部门领到了家庭农场营业执照,成为合肥市首个“法定农场主”。而在全省,当前各地种养大户掀起争当“农场主”的热潮。身份转换的背后,他们也期盼能享更多政策“甜头”。

“绿色食品认证、3c认证、标准化基地申报等,这些都限于有法人资格的企业。此外,今后一系列扶持政策将向登记注册的家庭农场主倾斜。”郎溪县从2007年起开始探索发展家庭农场,该县农委经管科科长严虎认为,无论是当前对接市场还是今后谋求发展,家庭农场经工商注册,农户从自然人变身为法人都显得“尤为必要”。

同时,有了合法身份后的“农场主”们期待更多改变。“农业投入成本大回报慢,缺钱是头等难题。”宿州埇桥区桃东村家庭农场主王民主希望,家庭农场的融资难能有效得解;去年下半年,因晒场有限,潘英友收获的8万斤稻谷足足晒了一个月时间,很多霉变,他盼望政府能对大型农场添置仓储或烘干设备给予补贴。此外,“设立专项保险,提高农作物保险额度”也是诸多家庭农场主们共同的呼声。

多地“探路”农场发展

据了解,虽然今年中央1号文件首提发展“家庭农场”,但在此前,我省一些地区早已先行“迈步”。郎溪县农业部门2009年就成立了县级“家庭农场协会”,除为家庭农场协调融资、销售等难题,还每年对评出的10个“家庭农场”示范基地,给予3万元帮扶。据悉,该县近期还将出台一系列更实惠的政策,为家庭农场提供融资担保、贷款贴息是最大亮点之一。

旌德县、无为县、巢湖市……近日,我省各地首家家庭农场纷纷“现身”。对于当前兴起的“家庭农场热”,从事农业工作20余年的严虎“欣喜中有担忧”:“家庭农场这种经营形式得到认可值得欣喜,但若"一哄而上",盲目跟风,恐将有碍其有序发展。”合肥市农委种植业局副局长李俊也坦言,因为没有统一规范和可资参考的经验,他们在探索家庭农场发展过程中“有些迷茫”。

对此,省农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,我省有关部门正在积极制订相关政策,进一步明确家庭农场认定标准、登记办法,并将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,推动其快速发展。

家庭农场“领证”好处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