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陈良纲涉嫌受贿一案

2020-08-12 19:09

在法庭上,杨先静说起自己的犯罪行为,数度落泪,他将自己受贿动机概括为12个字,“心理失衡,私欲膨胀,未守晚节”。

驱动杨先静“滥用职权”的是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董事长吉立昌,这个来自河北的矿老板,先后四次给杨先静送去人民币1001万元、美元0.2万元,双方结下紧密的“权钱合作”关系。

但杨先静并不死心,竟然更改厅长办公会决定,多方活动重新挂牌,并再次设置有利于首矿大昌的准入条件,使该公司最终以5.1亿元的超低价格,获得价值16.9亿元的探矿权。

杨先静法庭上数度落泪受贿给女儿在京买房

●日前,蚌埠市龙子湖区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、受贿罪,一审判处省国土资源厅原矿管处及规划处处长孔繁茂有期徒刑14年,没收违法所得216.8万元、美元1000元。

【揭开黑幕】

在庭审的陈述阶段,杨先静痛哭流涕,称自己在晚年没有把握住,不仅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而且倾家荡产,身败名裂,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了深深的伤害。

为了给吉立昌牟利,杨先静可谓挖空心思、不惜铤而走险。2011年,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办公会研究,挂牌出让霍邱周集铁矿探矿权,杨先静竟然会后擅自更改决定,加入只有首矿大昌公司一家符合的准入条件,公告后舆论大哗,不得不暂停挂牌。

2010年,杨先静违规批准,将按国家规定必须招标、拍卖或挂牌的范桥铁矿探矿权,作价1.5亿元“直接转让”给大昌矿业控股49%的首矿大昌公司,而其实际价值为8.1亿元。

据公诉机关指控,被告人杨先静历任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、正厅级巡视员,曾分管全省矿产资源矿政管理工作。 2003年至2011年,杨先静利用职务便利,接受他人请托,为他人谋取利益,违规决定延续分立万庄铁矿探矿权、转让范桥铁矿探矿权、出让周集铁矿探矿权,导致国家财产损失人民币189158.12万元,并于2003年至2012年间,先后多次向吉立昌等18人收受或索取财物,共计人民币1654.8186万元、港币30万元、美元0.2万元,离职后利用其原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,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收受他人人民币30万元。

据杨先静供述,检察机关指控的受贿1600多万元,他将其中的1000万交给一家公司用于理财,350万给其女儿在北京买房,剩余的一部分用于退休后还给别人,还有一部分是个人消费。 2012年,原国土厅矿管和规划处处长孔繁茂接受调查,其间,杨先静担心受牵连,先后退还赃款1500万元。

在孔繁茂接受调查之后,杨先静知道自己收受贿赂的事情瞒不住了。据其在法庭上供述:“2013年5月6日,我坐飞机刚到北京的女儿家里,就接到了单位的电话,让我回来一趟,这时我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犯罪事实要败露了,当时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,最后还是选择了回来。 ”5月7日,杨先静回到合肥,当晚就被宣布双规。

吉立昌窃取国有铁矿“无往而不利”,其背后除杨先静,还有安徽省一名原副省长与原六安市副市长、霍邱县委书记权俊良的“鼎力相助”。权俊良受贿后则帮助吉立昌的企业拆借资金、拆房修路,甚至试图从县财政中拿出6亿元“超常规奖励”,支持大昌公司上马新项目。

公务人员的“帮助”,使矿老板吉立昌成为霍邱铁矿开发的最大非法获利者。其两度入选“胡润百富榜”,2010年以15亿元身家成为全国排名第28位的矿产富豪、“安徽矿王”。

◎镜头二

【延伸阅读】国土领域落马官员

“2013年5月6日,我坐飞机刚到北京的女儿家里,就接到了单位的电话,让我回来一趟,当时我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犯罪事实要败露了,当时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,最后还是选择了回来。”昨日上午,63岁的省国土厅原正厅级巡视员杨先静在蚌埠中院受审,法庭上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。据指控,杨先静涉嫌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三宗罪名,受贿数额达1600余万元。此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官员们“鼎力相助” 矿老板登上富豪榜

●日前,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陈良纲涉嫌受贿一案,由宿州市人民检察院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。(王龙江、苏艺)

公诉机关认为,杨先静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鉴于此案影响重大,省检察院将此庭作为全省观摩示范庭,庭审通过微博、网站同步直播,省暨蚌埠市部分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也旁听了此案庭审。

微博、网站直播庭审 杨先静被指控三宗罪

【直击庭审】

2007年,大昌公司的霍邱环山铁矿部分探矿权已转为采矿权,按规定,余下矿区探矿权应注销收归国有。但杨先静“力排众议”,开会“拍板”决定大昌公司继续拥有4.88平方公里探矿权,吉立昌之后将其转卖,非法获利2亿多元。

◎镜头一